云梦清浅(考不到横林不改名)

初三缘更,佛系更文

祝全世界最好的江晚吟生日快乐呀!


一见晚吟误终身,不见晚吟终生误!阿澄,这余生我们陪你,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你就是你,全世界最好的你!


收到了哦~敲开森😁😁 @景翊字厮南

摸鱼两张小图,图片来自网络

“魏无羡,我放你走。走吧!我不会再等你了。”

此号在中考之前都不会再写文了,生在江苏,吾也无奈,为了自己梦中的高中,考到625分是不得而为之,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头再来罢了,再见

对魏无羡的一点质问和对江澄的一些想法

我是舅妈粉,我也只知道他不是受宠的那一个,但我仍无法容忍他受伤。魏无羡在某些地方做的那些事,我实在是无法容忍。但我只能在屏幕前流泪,伤心,只能为他感到不值得。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就喜欢错的人,所以我无法用平等的眼光去待对待所有人,但是,就算我用平等的眼光,我也无法接受。人总是偏心的,就像某些死忠粉,肯定也是站在那个人的立场去看待。

我是真的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可是在屏幕前的我只能深深叹息。但无法释然,江晚吟是我第一个粉上的动漫人物,我认为他是在魔道祖师中最是最像世人的一个,他会任性,会生气,他傲娇,如同一个刺猬一样,只对自己亲近的人才露出柔软的肚皮。

所有人都在问魏无羡剖丹疼不疼?但是有人问过江澄吗?有问过他化丹可疼吗?某些人的一颗金丹也太了不起了吧!一颗金丹是还他们家四条人命吗?可以还他们家的养育之恩吗?死过一次?是他们逼死你的吗?他一直想护着你,那是他弃了你呀!分明就是你弃了他。只要你说一句不叛,他会立马用尽全力保护住你。

都说某个人问灵13载,可又谁知江晚吟持笛13载呢?

一家之主,你为了你的天降,在他家祠堂门口撒野?他不能骂你吗?他不该骂你吗?你已经叛出江家,有什么资格直闯江家大门呢?

他曾那般护你,只是因为你是他的发小,兄弟。而你对他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他为了救你被化去金丹,而得到的只是你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

凭什么?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如果回到当初,江澄,你还会如此吗?对你来说这个答案是必然的吧?即使他那般伤你……
可是你要我怎么办?人家不心疼你,我们舅妈粉心疼你呀!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受伤了!人家不会心疼,而我们会。

我收到啦!虽然是昨天到的货,但是我今天才看到……非常喜欢也十分震惊,这也太好看了吧!

我爱劳斯!!(●'◡'●)ノ❤

但是劳斯,您也需给我一个联系方式,让我把快递费转给你吧😂😂😅😅 @独剩一支铅笔无处放声哭

假如


本文又名,假如魏无羡有个萌羡澄的姐姐。

是陌上的另一种设定

求红蓝,求评论。

终章

老祖归来

你他妈的凭什么不告诉我?你说过将来我做宗主,你做我的下属。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问你这些话都是谁说的?江澄几乎绝望地吼出这些曾经的誓言一双杏眸中闪着泪花。这可将金凌吓到了,舅舅!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他狠,戾不可一世的舅舅。

这时观音寺的大门被一个女人一脚踹开,后面跟着的男子,竟然身着云梦江氏校服!看着她身后的另外两位女子,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唐若离与忘忧散人!再看那女子一身玄衣 ,头上仅用一根发簪,盘住了了满头秀发。她的脸竟然与昔日老祖的脸有着九分相似!

“师姐?!”江澄的眼睛中满是惊讶,那女子拉过男子与唐若离直径向江澄单膝下跪,行了下属礼齐声道:“云梦江氏江悦风(魏清浅)携义妹唐洛璃见过宗主。”

这一下如一锅开水,浇到了被无视许久的众人身上,在这世上何人不知这魏清浅,魏敏乃是魏婴的姐姐!这下好戏开始了呀

“阿姐”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传到魏敏耳中。她不仅问道:江宗主,这是谁呀?我哪来的第三个弟弟?江澄冷笑一声,说到魏婴,献舍还魂归来。他的语气如同到冰窟里走了一遭,眸子中没有半点的情愫。

魏敏不仅回想到,我去这观音寺啊!怪不得阿澄的脸色那么难看,想到这儿她冷笑一声魏婴?众人听到这儿冷哼,不轻愣住了,不是吧,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认不出来了吗?

果然魏敏冷冷的说一个冒牌货,也配称为我清幽妙手的家弟夷陵老祖?可笑!

这一下最慌张的莫过于蓝忘机了,那手已经握的没有了血色 ,紧紧的抓住那个冒牌货的手,直到穿了一身痛呼才微微放开。

他说道:魏敏!不要血口喷人,可以拔出随便,温宁听的他的召唤!“哈哈哈哈是嘛?可是随便我也能拔出。”话音刚落就拿过那把剑,一下拉开有重新合上。这一下众人都愣了,不是说除了主人谁都打不开吗?

她看着已经呆了众人,笑着说:“灵剑认主罢了。不信啊,你们看。”话音刚落她拿着自己的清幽 ,便让一个门生拔剑,果然拔不出,右转向江悦风,他毫不费力的把清幽拔了出来,这已经惊呆了众人。“而温宁吗?那也只是他身体中存在阿婴的一魂一魄罢了。”

她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脸一双桃花眼中尽显讽刺还眼尖,有满面温柔地摸着江澄的头说:“阿澄,清单的事你听他自己回来说吧。是你为何失丹,他,已经猜到了。”江澄的眼中满是惊讶,本来就圆鼓鼓的杏眼,此时给他瞪的圆了。他的杏眸中满是惊讶却又带着一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手足无策,再仔细看一点的话竟然还有一丝羞涩。

“白姐姐,悦风!帮个忙呗。”“没良心的,现在想到我啦?”白涵抱着忘忧慢慢的走来,这时魏敏又向江澄带着一丝取笑喊道:阿澄啊!把陈情于你的清心铃给我用一下。”

他正戴着的,是当年那个少年亲手给他,那双桃花眼中带着深情对他说:师妹!我心悦你!上面用小楷刻某个字。他窘迫的把清心铃一扔,有把承载着他13年的苦涩与希望的陈情扔了过去。你究竟回来了吗?强忍下心中的酸楚,压下泪光,期待着,故人的归来。

时却被一旁的金凌看清楚了。舅舅的清心铃上竟有如此多的裂缝,而那上面却刻的是“婴”字,这是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江澄的眼中好像有丝丝水雾。师兄回来好吗?我想你了,我不想再等了!师兄,我只是三年。好累呀!

忽然间,魏敏用清幽划破食指 ,将至亲之血抹在一块玉佩上。整块玉发出妖艳的红光。魏敏将三样物品分别放在地上拿出自己的古琴与白涵合作起来。过一会儿又让江澄在阵眼处滴上一滴血。滴答,血珠如盛开的彼岸花落到地上,片刻间不见了踪影。随着琵琶声与古琴声两道熟悉的身影在雾中浮现。

阿姐!金孔雀(bushi)姐夫!江澄又一次愣住了,“师姐!”“这位公子请自重云梦江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拜师的”原来平淡无奇,性情温和的江厌离也被这队人吓到了,这不雇的姨打上阿澄,还在自家祖堂侮辱母亲,私自拜堂的人,她江厌离不认!这个人不是他当年拼死保下的人!他怎么可以?怎么会?

魏敏看出了江厌离在想什么 说到“师姐,你不必对一个冒牌货大动干戈。”金子轩也在一旁安慰着

不过魏敏接下来的动作就有些让人大跌眼镜了,她狠狠地将陈情往石头上一幢,将玉佩一起丢了过去,骂道“你个小兔崽子 还不给老娘滚出来?不信我牵两只狗来?就你这样,谁嫁你谁倒霉,你看看你媳妇儿都被别人欺负什么样了。”江澄猛地俊脸一红,立马低下头去。那边那个冒牌货,听到一个狗字就不住地发抖,又看见那蓝二搂着莫玄羽的腰,亲亲我我,又冷笑一声,继续“你个小兔崽子,再不出来你家那位清白不保,我可不确定,我还能做出什么事哦~”

忽然间阴风大做,被魏敏扔出去的玉佩化成了人形,捡起了笛子。一头墨发,仅用一根红发带系着。不正是当年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吗?刚一显形立马道:“姐!你没对我媳妇做什么吧?”魏敏狠狠的翻了他一个白眼闭嘴不语。

他看到江辰那红肿的眼睛,以及微红的俊脸时,不由得立马滚了过去,问道“阿澄!怎么啦?谁招惹你啦?师兄打他为你出气好吗?”江澄狠地睁大杏眸无法想象这张如当初一样一般无二的帅气脸庞不惊呆了,他回来了呀!

心中虽然狂喜,但还是收起模样站了起来,说到“都当我江晚吟是傻子吗?”

魏婴当然知道他家阿澄这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呀!心中一喜,却又听见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说“江晚吟!不要太过分。给婴道歉。”

魏婴不满的皱了皱眉,可他的阿姐脾气可没他这么好,这不马上呛声道“蓝二公子真是好教养,不愧是含光君啊!我怎么不知道宗主有多了一个长辈呢?是说我家宗主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叫的?那我可否直接称呼你的兄长叫做蓝曦臣?还是说你的叔父,你的爹娘教过你可以直接称呼某位宗主的名字?还是说你想当阿澄,师姐,悦风的爹娘呢?这样的话,就算他们认我还不认你这个公婆呢!”

“等等等等,阿姐,公婆?你你和就江澄yktdj?”这是好不容易接受了有两个魏婴的江厌离,连忙为他解释“阿羡你想多了。你看阿澈的剑穗,看看阿敏头上那根发簪是不是总觉得少了什么?”

“师兄的剑穗?那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吗,难道说阿姐?”受不了魏婴的眼神,魏敏赶快转移话题,“师姐,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江厌离笑了一声“秘密”使得江澈和魏敏几乎当场石化,谁能想到他俩的事,竟然最先知道的是亲姐(师姐)?

这时蓝启仁的到来,魏敏几乎是开心的!他整整衣衫问道:蓝老先生小女不才。有几个问题想问老先生,蓝启仁挥挥手,表示让她随便问

于是魏敏冷冷的扫过忘羡一眼,说到“不知老先生可知是否每家宗主的名只有自家长辈可以称呼?如果是同辈甚至是小辈,直呼名讳是大不敬?而我想问老先生,如果有两个与自家毫无相干的人跑去自家祖堂私自拜堂,在排位面前先祖,宗主去阻止却将其打伤。先生可知这样的人该怎么办呢?”他人光听就气得直发抖。

“这种人大逆不道!应严厉惩罚!应至少20道戒鞭。”

“可如果那个人身上已有很多道戒鞭而且根本不知悔改呢?”“逐出家族。”魏敏笑了笑。“多谢老先生赐教,现在先生请吧!”“什么意思?”“先生不必着急,我们先来看段片段。”魏敏的脸上露出丝丝笑容。如果熟悉魏敏的人一定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魏敏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盒子。上面竟然真的是忘羡打伤江宗主的事,在座的人到吸口冷气,特别是那些蓝家的小辈,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含光君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蓝启仁差点气得吐血,这这是他那得意门生啊!“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江宗主一个交代!可是另外一个好像是魏无羡吧?这是我们蓝家管不了。”可当他说这话时,一个邪魅的声音响起。“老先生,您怎么说那个才是我呢?我你都不认识了吗?”这当然出自我们的主角魏婴之口。

现在这样,他不认也不行。“我会好好严惩忘记,打上20道戒鞭”众人都吸了口冷气。

要是这不和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可是我记得蓝二公子背上刻已经有33道戒鞭痕了呀。”魏敏她当然不会让蓝忘机就如此好过。区区20道戒鞭痕能干得了什么?“三十三道?这蓝二公子究竟之前做了些什么呀?”

“那不知江家认为如何惩治呢?”蓝启仁微微有些颤抖,“好说,好说,第一请蓝二公子当面向我家宗主道歉。第二还我江家400张缚仙网。领取五道江家戒鞭”魏敏淡淡的说。

此时蓝曦臣来活稀泥了,对魏敏说“魏姑娘,您说的可能代表江家?而你与魏公子一样”江澄站起来“为何不能?师姐是我兄长的夫人,也就是云梦的四位宗主之一,为何不能代表江家?再加上我们与她一起长大,我们早已认为她也是父亲的女儿。所以身份?你觉得我们在意吗?”蓝曦臣不得不同意魏敏的想法,

却又担心胞弟地心结,于是说“可另外以为怎么说也是有着魏公子的一魂一魄,怎么也逃脱不了干系吧?”

这话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最终还是魏婴悠悠的道“他身上有着我的一魂一魄,你就认为是我做的?那也行,我也不想与你们这些废话。阿姐随便你罚!”魏敏装思考的样子问“不知诸位认为,化其金丹,废弃武功如何?”

“化金丹?这这也太狠了吧?”仙门百家的人不禁惊讶了!可是只有魏婴知道他的姐姐哪里再罚他呀!不然现在正在想他偷偷挤眼睛的人是谁呀?(这里私设,只有江澄一个人知道魏婴是剖丹给他的。)

魏敏冷笑一声,问道“蓝宗主,这个惩罚可否满意?”蓝曦臣还敢说不满意吗?他如果再不满意,他的胞弟,估计也是要被化金丹的!

“那就这样说定了,半月后,请含光君亲自前来,我可不想亲自去姑苏抓人。”魏敏冷冷的道。

诶,金光瑶呢?他早已成动乱的时候逃跑了,你也怀桑无奈的摇摇头喃喃的小声地道。三哥,再见了

95f点梗

悄咪咪的问一下有人想要点梗吗?


Cp仅限羡澄


但是呢,我可能会写的比较晚,因为快开学了,要抓紧时间写作业(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羡澄!!!

💉拒绝ky,拒绝撕逼。

💉本清浅小姐不怕撕!有本事来战 !

✨点梗文,文笔渣, @月依清云  @冷布丁奶茶粉 💖

玄正十五年,清幽妙手与青念散人昭告天下:夷陵老祖魏无羡与三毒圣手江晚吟于一月后结契,此时的仙门百家:哦

话说为何仙门百家的表现如此平淡?​那就要从一年前云梦清谈会说起了

一年前云梦清谈会,仙门百家齐聚云梦,而迎接他们的,是当年的清幽妙手,现在的夷陵魏氏宗主。她虽是夷陵老祖亲姊,却在那13年中救济了许许多多的因射日之征而损失惨重的小仙门,因为射日之征而变为孤儿的人,她将没有仙资的人好好安抚有仙资的人带在身边好好教导,那唐若璃不就是很好的典型吗?

所以她现在受人尊敬,可是人们不解的却是:他在15年前不是已经宣布判处云梦江氏了吗?为何现在还兢兢业业的做这些事情? 不过在稍后到来的清谈会上得出了结论。

看着江宗主身边的人,参加过射日之征的人不由得心中暗暗一惊,这不是当年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吗?可他,不是……

“魏无羡!含光君对你那么好,你忘恩负义!”某位王宗主忿忿不平的骂道。

“哦,含光君?他对我好关我屁事?我求着他了吗?”魏无羡淡淡地道。

“你!你和他早已结为道侣!这事还要我提醒你吗”王浩(私设名字)脸色青黑的道?

“道侣?魏某何时与他结为道侣?在下一月前才被安儿救活,又何时与他结为道侣?含光君,你家那位,可是我?”蓝忘机脸色发黑,一旁的蓝曦臣连忙脸上扬起笑容答到:“魏公子,的确不是,但您不也是魂魄不完整吗?”“对呀!但在莫玄羽身上的我那一魂二魄伤了阿澄,我,不要也罢。”魏婴冷冷的道。

“各位!此时在下还有一事想告知大家!”魏敏高声说道“夷陵魏氏以决定下聘礼给江宗主,不知宗主可否愿意?”说完脸上扬起了一丝笑容。

“聘礼?”江澄的脸黑了一黑,不由得问道。

“哦,不对,不对,是嫁妆!嫁妆!”魏敏不由得笑着连忙答道。阿澄还是老样子啊!

“魏宗主,这不太合适吧?”这时人群中就传来反对的声音。“有何不可?”魏敏冷冷的道。“这您看江宗主的兄长尚未娶妻,而您有尚未嫁人,夷陵老祖与江宗主怎么说也得因等您你们各自嫁娶之后再成婚啊!”那声音连忙说道。

“哦,是吗?可是在下以与念风结为道侣。”魏敏道。“什么!阿姐?(大哥?)”魏婴与江澄惊讶的问道。他们什么时候的事?

“射日之征以后,我与敏儿以三拜过,因当时情况紧急,并未告之与你们。”江念风淡淡地道“现在各位可还有问题?”

“不敢不敢。”那声音弱弱的回答。

“我,我有。”奶奶的童声传来。是小久安呀!

“安安,怎么了”魏敏摸着她的头柔柔的问道。“可是你们结为道侣了,我应该叫你们什么呢?”小九安不解的问道。

“呃,呃这个。”魏敏和江念风同时愣住了。一致的望向了江澄和魏无羡“阿婴,阿澄,你俩闺女叫我们啥比较好呢?”于是一致地将这个难题抛给了小久安的爹娘“就按原来的叫吧!” ​江澄默默的道。

“既然现在都没问题了,那么一个月后,夷陵老祖魏无羡三毒圣手江晚吟结契,到时候拿着请帖来吧!”魏敏下结论道。

无料收到啦!谢谢劳斯! @从前有座楚山叫咕咕  @虞弋。

殊途同归,其实是我挺早以前看过的文,有流过眼泪也有过哈哈大笑。

有朝一日真的能拿到实体书,我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场春秋大梦!封面真的好好看!书也很厚实。真的非常感谢!

他们终是殊途,却依旧能同归!

拍照技术为零,请老师多加担待!